20220313

刚刚读了一点《毛选》,第一部分分析阶级敌我,论证方式充分的学习了西方的逻辑思维,这些思想算不上高深,算不上严谨,在当今读来,并不突出,但在当时的社会,确实难得。

就算我的祖父辈(作为毛的后辈),恐怕读起来也并不能很好的理解。

中国从文字开始就精擅联想和发散,并拙于形式逻辑,在当时的社会氛围,那真是鹤立鸡群了。

逻辑思维和洞察人性对于人类社会的分析观察都是非常重要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