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

可证的一定是真,但并非一切真都可证。哥德尔的不完备定理告诉我们人类逻辑是有极限的,我无法证明“我在说谎“这个命题。

在自己的逻辑体系中总有必须跳出去才能解决的问题。

其实我究竟想表达什么呢,我彻底的失去了一个“朋友”。因为我相信是“朋友”,其实,这命题被在外部证伪了。

郁离子里刘伯温讲过一个故事,一个商人乘舟遇险求农夫施救,并许诺给他一百两黄金,农夫救了他之后他竟然只给了十两金子,还说对于你这种的农夫十两已经很多。不巧又一次水中遇险,又是遇见这农夫,农夫非但不救还告诉旁人此人寡信致使商人淹死。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它告诉我人无信不立故而不曾忘记,一直引以为鉴。一旦被“朋友”怀疑寡信时我无法自拔,再难以淡然的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怀疑分两种,一种是客观求证的态度,另一种是主观不信。对于后者你是没办法改变什么的了。而且毕竟有些事情你是无法证明的,那就罢了。

重新整理一下这两天的想法

事情发生了,损失是必然的,能挽回就挽回,但不能强求。
1.工作必须有日志,哪怕牺牲一些效率。
2.员工就是员工,利益关系为主,没办法朋友相处,这不是意愿问题,是位置和心理的必然,别做徒劳的努力。
3.多想,少说,以身作则。
4.沟通要有效,直达病灶。要让别人说,自己多听。

我就是心大不记仇的类型

记住凡是当场和你争执的人,哪怕不是就事论事,事总能过去。凡是表面不在乎的人,哪怕吃亏也不说,最后都在心里,一旦争执可能反目成仇。

为沟通找方法,纠正错误

从一些角度,我觉得你不会离开,但是另外一些角度又觉得你可能会离开。半对半的比例,第一次没底(其实A离开的概率更大)。你离开对现在的事业是个沉重的打击,但不会倒下的。你最后考虑的结果如何怎样,请你一定相信,在这件事里都没有人会失去朋友。我在考虑设计针对我的沟通方式,尽量让我们遭遇的问题重复出现可能性降低。这是成长,是在自己遭遇的失败里的教训。

今天和Mckee吵起来,已经失控,都有一肚子委屈。看起来是两个好人,都觉得对方是坏蛋。
问题细说从头,几个月前,大概是她生日前一段时间,开始注意到她遇到问题,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
状态上
1.开始觉得累,总是喊着要休息,热情度降低(一直没轻松过);
2.不那么快乐了,沉闷;
3.办公室门关上自我隔离;
4消极情绪增加;
5.浮躁。
6.简历推荐质量降低;
7.推荐能力降低;
8.工作中出现问题机会增加。

态度上
1.对于我提出观点质疑声增加,有些时候就是蛮不讲理;
2.少了对于作为前辈的尊重,和谦卑态度;
3.有一些不配合工作,和排斥我的调整;
4.私下交流情感越来越少,会感觉到隔阂。

大题总结一下:工作状态和态度变差、消极、疏远、脾气见长、排斥沟通、认同度低。
开始酝酿到爆发的周期大概有3-6个月。
今天爆发完发现的问题,首先是我个人问题:
1.承诺的一些细小的事情没落实(部分存在一定认为周期的差异),说话不算话;补充一下,说就说清楚,办就办利索。承诺不分大小要做到。
2.说的太多了,就是说了不该说的;
3.误会;
4.我开始太真实表现自己,也就是说其实人和人还是要有点神秘感,交往起来有层次,相处起来有意思。工作之余太死板,某些层面放不开自己。
其次是方法问题:
1.我虽然已经尽力沟通,显然我没找对方式,沟通效果并没达到。

针对这些暴露的问题我准备这样解决:
1.谨慎许诺,对于承诺的事情无论大小要有时间节点或周期,说到做到(话说着就做日程记录)。
2.三思而后言,在该说的情况下说该说的话,多做。(怎么还能做到不沉闷呢)
3.这点很重要,引导式沟通,出纸质表单,找出诉求点,对可能有问题的方面设置一些问题,尽量让大家用是和否回答,然后根据答题有问题的面再进一步沟通,避免同事觉得说的又不太好的情况。例如:你是不是觉得有些需要沟通的问题,但是又不知道怎么提出来,找不到好的方式?如果让你选择,你会觉得什么情况下你能对老板说出对老板的抱怨?A,主动询问时。B,转达。C,憋不住时。D,喝醉后。E,离职后。你是不是有觉得老板工作中对待你有不太公平的现象?你是不是觉得目前的工作方向难以理解?……
4.像上次在咖啡馆宝说的,你难得放开自己。朋友的建议永远是需要认真思考的啊,不要过于顾虑他人细节感受,直接的表达自己。

总的来说是提升自己,采用多样的沟通方法及时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