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糖罐

朋友圈里转一句话讽刺心灵鸡汤:黄鼠狼在悬崖边上立了块碑“你不跳,永远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只鹰”然后黄鼠狼每天在悬崖下等着吃鸡。
无非是换个角度看问题,非要搞得像阴谋。当然这些都不是我现在重点表达的,人不到三十岁不懂感情,我过了三十才有这感悟,现在觉得感情就像两个人之间的糖罐,付出的时候就向里装一颗,索取就从里面拿。爱情最初被追的一方无限吃,挑大的吃,追求的一方极为容易满足,甚至只要对方吃了他放进去的糖果就会感觉到幸福。追求是短暂的,得到对方,一切趋于平淡,不再隐藏本性,追求的不再放那么多糖果,而且自己也会从里面拿,糖果吃完了,一切也到了结束的时候。想想感情似乎也就如此,亲情友情爱情,谈到一个情字,都像这糖果。感情是长久的付出,需要用心呵护,需要坚持智慧。

得意的笑

image

今天陪轩玩,把好多年没动的吉他重新调好,翻出发黄的吉他谱。
这首《得意的笑》从来不曾唱过,但却听过很多次,以前年少不懂歌词,现在读起来觉得这词写的妙极了。
人生本来就是一出戏,恩恩怨怨又何必太在意,名和利呀什么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且挥挥袖,莫回头,饮酒作乐是时候,那千金虽好,快乐难找,我潇洒走过条条大道。

五一去过北方水乡

本来计划的南下在最后还是没成行,我们最终选择了沧海组织的“密云古北口水镇“和“司马台长城”。走京沈承京高速,庆幸没有太严重的拥堵(反方向的高速路上是一望无垠的拥堵车队),这让我暗自庆幸还是明智,第一天住宿条件很差,大家不是很介意,McKee晕车不严重,可能因为一起出门啦,四个人蛮开心,但停留的庄四周景色一般,绵绵细雨中两去两返湿身两次也没甚可玩。McKee车下跟麻雀似的活泼,一上车就成蔫茄子一声不吭,我还不适应。小闫和晓靖都谦让,四个人逐渐有了各自团队中的角色。
image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