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木匠的话

昨天下午一个学弟来我这里做客,这个小学弟是个刚出校门,社会经验比较少的帅小伙,他擅长做一些前端和ASP的开发这种计算机方面的工作。他本态是技术型人才,但是工作了一段时间因为一些原因自己开了一家网络信息技术公司给客户做网站,可以想象,不善销售,也没有管理经验的情况经营公司在大家眼中是不被看好的。他跟我说:阿宝(另一个朋友)告诉他说所有人都说这公司会黄,一句话让他心凉了一大截。我说:你何必在意别人怎么说呢。

前些天我跟两个哥们喝酒吹牛逼的时候有个朋友举了一个很贴切的例子让我记忆犹新,他说:“一个厨师,要创新一种菜,准备用胡萝卜和豆芽(随意列两种)放一起炒,然后来了个资深木匠说:你这么炒肯定不好吃。你觉得他的话有用么?“

很明显,我们身边太多都是苦口婆心“木匠”了。

在我们高考的时候,父母说你学这个艺术专业没用,成不了才。。。

在我们自己做某一个行业的时候,身边有一群朋友说你不如干我们这行,你看多赚钱?

这些“木匠”乐此不疲的为他们的假设生产逻辑并举例一些没代表性的例子,让他们的理论站住脚。

别听木匠的话。

继续阅读“别听木匠的话”

帮我买个单

帮我买个单

      同学聚会,自从毕业后,好多同学都混得有模有样,我却默默无闻,在一家工厂当制图员,每月和丈夫一起靠着不多的收入共同撑着这个家。我本不打算去,可禁不起同学们的一片盛情,只好答应。
      丈夫正在帮儿子复习功课,儿子就要上初中了,为了上一所好中学,这段时间丈夫没少操心,东奔西走,至今还没着落呢。看了儿子一眼,我走出了家门。
      长安酒店是高级酒店,我走进包房的时候,同学们都已到齐。还没坐稳,一张张名片就飞了过来,一看一个个不是总经理就是带长的,就连以前成绩总是甩尾的阿辉也当上了派出所所长。望着服务小姐端上眼花缭乱的菜肴,我真感叹自己孤陋寡闻,光这一桌就足以抵我三个月的收入了。

      阿辉像宴席的主人一样不停地招呼大家吃,不时地为这个斟酒、为那个夹菜,嘴里还说:”只管吃,算我的。”大伙也没任何拘束,一 轮接一轮地交杯把盏、海阔天空地闲聊。酒足饭饱之后,天色已不早,此次聚会该结束了。可究竟谁买单,我看大伙好像都没有要慷慨解囊的意思。
      这时候阿辉掏出手机,按了一串号码,然后说:”小李,今晚所里扫黄抓到人没有?哦!刚抓到———好!好! 随便送一个到长安酒店来给我买单。”说完,他得意地把手机放进了口袋,一旁的同学跟着哄笑起来。
      十五分钟不到,一个中年人就进来了,他看了账单,不禁皱了皱眉头,看来他身上的现钞也不足。他随即也拿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说:”廖工吗?我是马校长呀!你儿子要转学读我们学校的事,我今天就给你拍板定下来了……不过我今晚请朋友吃饭,你过来买单好吗?在长安酒店203包厢……”
      二十分钟后,有人敲了敲包厢的门,门被打开了。当我见到戴着副高度近视眼镜的丈夫站在门口时,我晕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