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失恋。

大学毕业,失恋。

人生最大的一次伤痛,至今未愈。真爱丢了,很长时间我都像孤魂野鬼一样在这个城市晃荡。大四的时候尝试创业,但是就因为这么一个事儿,我在创业的最紧要关头掉了链子。

整整三个月,我的手机都是关机的。白天和晚上,我都在茫然地沿着这座城市的每条街道麻木地走着,走我们共同走过的每一个巷口,每一个拐角,在曾经有回忆的每一个角落长时间地驻留。不知道困,也不知道饿。以一种流浪的状态消磨着自我。

  三个月后,我回到创业的地方。屋里仍然收拾得整整齐齐,桌上放着公司的银行卡和存折,和我一起创业的两个男孩,两个女孩没有拿走一分钱,却给我留一张字条:“哥,对不起,我们必须走了,我们得吃饭。”看看时间,已经是半个月前。

  我的第一次创业宣告失败。

  后来我又给自己找了份工作,主要靠出卖脑力,待遇在当时还挺高。我知道我呆不长,因为我注定还要创业。那段时期,我除了工作,就是疯狂地看书,再无他。

   就是这段时期,我的哥们开始死了命地拉我出去相亲。他们以为我再找个女朋友就好了。架不住他们软磨硬泡以及把各色姑娘吹得水银泻地,我终于答应去见见吧。心想,就当是找人吃顿饭聊聊天吧。

  口子一开,那段时间再也没消停过,几乎每天都没闲着。后来看看我的日记,总共见过26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段时间就是在我各种各样的朋友的亲戚、朋友安排下,一个个地见完了。最后当然一个也没相成,现在想想,可能还是当时的自己根本无心恋战吧。

  这其中,大部分姑娘都是不错的。只是不合适,各方面的不合适。有很多并未看上我。

  不过,有几位姑娘就非常有意思,也算是在当时的历史时期下给我带来一些别样的调剂吧,虽然这样说并不仗义。

一、“大公司的财务总监”

   一个平常挺靠谱的哥们,要给我介绍一妞:“大集团公司的财务总监!”

   我一听这名头就吓住了。第一个念头:我去干什么?自取其辱?

  我说我不去。人家不但会看不上我,还会埋怨你。

  他说:必须去。人家不要求多有钱,就要你这样儿的。

  我心说:……

   于是还是去了。之前我和总监姑娘通了个电话,约定地点,最终约在个咖啡厅。就是外国农民工经常去的迪欧咖啡(请记住这个地方,还要出现很多次)。

  我早早就去了。总监姑娘迟到了10分钟。

  见到总监姑娘的第一眼,我就大惊:因为她大约只有23岁左右的样子。

  在那一刻,我充满了自卑。觉得在这个城市里,也是卧虎藏龙。

   后来就是点餐吃饭。吃饭的时候,我又观察了一下总监姑娘,长得还可以,但是穿着却谈不上什么品位,谈吐中也处处透露着自己涉世不深的思维。另外:我确信了她最多24岁,而不是面相青春。

  后来聊得还算可以,就开始互相盘问一些背景。

  她很坦诚,明确地告诉我她只有23岁,大专学历,工作2年,公司是做电子商务的,名叫XXX(确实有名,我知道)。  当时我就犯嘀咕了:这个年龄和学历,能做到这家公司的财务总监,要么是天才,要么就是关系户。但是——在非国有企业里,即使关系户,也太过了吧?

  但是我自己也涉世未深,不敢妄加揣测。只有怀着敬畏继续聊。

   最后,我们双方终于欲说还休地问到了最关键性的问题:对方的收入。

  我很老实地说我并没有什么积蓄,现在月收入并不高(我没好意思说出数字来)。然后就见总监姑娘眼光中闪烁着自豪的光芒:  “我现在基本工资就有1100!加上奖金,每个月至少也有1600!年底,我还有3000-5000的分红!我的同学们都很羡慕我!”

   我愣住。

  在我的知识范围内,这家公司的财务总监至少应该是20万的年薪吧,还不算老板私下给的。

  那么,她在逗我?或者怕打击我自尊故意这样说?

  又聊了一会,我确信她不是逗我。在她看来,XXX公司的财务总监,就应该是这个收入,而自己是完全胜任的。

  我不再说什么,临走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向她要了张名片。

  一看名片,我立刻恍然大悟。虽然我见识不多,但是我也知道,她的这家公司——只是假托这家大集团公司之名,打着办事处的名义从事自己独立的业务。充其量是家挂靠性质的办事处。而她,竟真的相信了名片上给自己打的职务。

  后来我送她回家后自己就回去了。第二天,她托我哥们给我说,觉得我还行。另外,自己今年准备买公司5%的股份,如果我愿意和她一起干,可以辞职去XXX公司。

  我心想:XXX公司5%的股份……每个月1600……呵呵。

  于是,这个就不了了之了。

   总监姑娘虽然过于天真烂漫,但是人品各方面还行。而我后面要说的几位,就相当不靠谱了。请自备避雷针。

二、格调女

   据说这位女同志从小在干部家庭长大,特别有教养,特别有品位,特别有格调。

  这次我们在麦当劳里见。

  见了面,我发现这位女同志样子一般,穿得一般,而且笑得很职业化。不过没关系,总比板着脸强。

  我们就开始聊。

  她问我:你平常爱在哪里吃饭?

  我说:夏天我比较喜欢吃夜市。露天一坐,啤酒烧烤,过瘾。

  她就皱皱眉头说: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应该让自己的生活更有品位,更有格调。

  我说:我没觉得喝啤酒吃烧烤就是没品位啊。  她低头喝可乐,不再说话。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我问,去哪里?

  她说:我们去西餐厅吧。那里才有点品位,我平常一般都去哪里。

  我说:我不怎么去西餐厅啊,更不知道郑州哪里才有有品位的西餐厅。

  她说:半岛咖啡,你知道吧?

  我:……   在半岛咖啡。

  我点了红烧牛腩商务套餐,她点了咖啡和牛排。

  话不投机,所以我只低头吃饭。偶尔抬头,居然发现——   她拿着搅拌咖啡的小勺,一勺一勺舀着喝咖啡!!!

  天啊,我这最没层次最没品位的人都知道,咖啡不是这么喝的。这么有格调的女同志了,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

  而且:她的刀叉是拿反的。并且,是用刀挑着肉吃!

   吃完饭,结帐。当然我是结。

  然而我把服务员叫过来后,这位女同志却突然坚持要跟我AA制!

  我说,不必了,一顿饭而已。

  她说,那不行。

  然后,在服务员在我们身边干站着、旁边客人已经开始注视我们这边的时候,她开始用5分钟时间跟我高声演讲:《论AA制的先进性、科学性、必要性》。

  那会店里客人不多,服务员也不好走开,就这样也陪着我听演讲。

  我只有说,那好吧好吧,AA。

  于是我们俩都掏钱。但是不巧,我们各自的钱总是无法刚好凑够自己消费的金额。于是,服务员又看着我们把一张张面额一块、五块的钱在桌上递来递去,并嘴里念念有词地算着加减法。

   出门后,我拦辆车,把她塞进去。她说:你不送我么?

  我说:我约了几个朋友去澡堂找小姐去。

  她:……司机您好,麻烦去……谢谢!

   车走了。我也走了。

  第二天,介绍人把我狠骂一顿,说你不会装装斯文么?

  我说:装不出来。

三、站立女

   这个相对短一点。

  大学的老师给我介绍的,说这姑娘个性、独立、有思想。

  不错,我喜欢这样的。

  见面的地方还是在某个咖啡厅。

  我的老师带着那姑娘过来,简单说了两句,就说自己有会,先走。

   那姑娘还在桌子边站着。

  我站起来说:请坐吧?

  那姑娘高傲地昂着头,霸气地说:请您先坐下,我有话说!

  我惊愕地看看她,然后坐下。

  那姑娘对我说:张老师告诉您咱见面的目的了吧?

  我不吭声,点头。这时周围已经有人注意我们了。

  她说:既然这样,我们就没必要兜圈子。如果我们能相成的话,当然可以进一步交往,如果相不成,就没必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你还得继续工作,我还得继续读书,你说是吧?哦对了,张老师告诉你了吧,我是研究生。

  我不吭声。头也不带点的了。

   那姑娘继续说:既然大家的目的都很直接,那么,我觉得一些前提性、底线性的条件得放在前面。如果对方能接受的话,谈下去才有基础,如果谈了半天,谈差不多了,才发现对方一些条件自己无法接受,那不是瞎废功夫么,你说是吧?

  我还不吭声。用个最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看着她。

  她追问:你觉得呢?

  我说:你能不能先坐下来?

  她坚定地说:暂时不。谢谢。

  然后她说:我先说说我的条件吧。其实我的条件不多,只有三个。

   “第一,我研究生上完还是读博士,要结婚肯定是博士毕业之后;第二,我家在农村,条件很差,我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将来我老公肯定要和我一起在经济方面、生活方面照顾他们;第三,我是个传统的、懂礼仪知廉耻的女性,婚前一定不会和男朋友发生性关系!”

   我还不吭声。

  她说:这就是我的三个条件,很简单,说说你的吧。

  我说:第一,我老婆学历不能太高,最多本科就可以;第二,我老婆的家人亲戚,除了父母之外,其他人,我出于善心,会进行帮扶,但是绝对不承担任何硬性的义务;第三,我也是个传统的、懂礼仪知廉耻的人,但是我绝对不保证婚前不发现性行为;第四,懂不懂礼仪,不是自己评价的。至少我认为你今天的行为,就是种无知和低俗,而不是个性。——服务员,买单!   两天后,我的老师问我:我听她说,你仇视高学历、不顾亲情不管弟弟妹妹而且坚持要在婚前发生性行为,是这样么?

 四、清单女

   也是位农村姑娘。

  初次见面,感觉不错。再次见面,感觉还是不错。于是就第三次见面。

  第三次见面的时候,她带来了一张稿纸。什么也没说,递给我。

  我看了看,是一份提纲式的清单。上面列举着如下事情:

   1.老房子翻修,另盖一处独院新房;

  2.安排大侄女在郑州上统招大专,本科更好;

  3.安排舅舅家外甥女在郑州工作,最好国家机关,公务员更好;

  4.妹妹今年大一,每年须承担学费,另每月生活费500元;

  5.弟弟将要结婚,3年内在郑州给弟弟买套单元房;

  ……

  我不解。问:这是什么?

  她说:未来几年要办的事。

  我说:那你负担还挺重的啊。真难为你一个女孩子家了。

  她突然眼睛瞪大:这是将来我们要一起办的事啊,当然,主要是你办。你是男人嘛!

  我把眼睛瞪得比她还大。

    她说:我父母把我养活这么大不容易。我在郑州找个老公,就是为了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咱俩见了三次,感觉都差不多,你看,能定是不是就定下来,这样我列下的这些东西就有了着落了,我家人也就放心了。

  我不说话了,光吃。

  她说:我觉得,如果一个男人爱这个女人,就要爱她的家人。并且,男人理应承担起家庭的重任。否则女人嫁他干嘛?  我说:那你能为家庭做些什么?

  她说:我会帮你做好事业嘛,平常做饭洗衣服什么的。

  我说:帮我做好事业干什么?

  她说:当然是为了家人过上好日子嘛!

   我说:如果我爸看到你的这张清单会很伤心的。

  她说:你不是说你爸身体很好么,而且他负担不是没我家重嘛,将来我们逢年过节向你爸表示个心意不就行了。一家人嘛,当然是谁家困难先顾哪家了。

   我站起来,说,希望你能找到这样的一个男人。

  我走到餐厅楼下,对服务员说:上面那位小姐买单。

 五、屁股擦不干净女

  这位就有点不知所云了。

  介绍的时候,朋友说,谈过男朋友,不久前分手了。

  这没啥,我不也谈过?

  想找什么样的女朋友,先拿镜子照照自己。这是我的一贯原则。

  想找处女,除非你保证自己是处男。什么男女不一样,那是扯淡。都是人。

   这女的是小学老师,很活泼,见面的时候,一点都看不出失恋的苦楚。

  当时还想:看人家多洒脱,早点结束,早点开始新生活,哪像我。

  谈了半天,觉得性格挺好,虽然没什么明显的内涵和特长,不过思想很明朗,很有感染力的一个人。

  再往下谈,就不对劲儿了。

  我们下午3:00见面,晚上6:30一起去吃饭,吃到8:30,然后我送他回家。

  总共五个半小时,在此期间,她似乎对我所有的话题都不感兴趣,而是自己滔滔不绝地说说说。

  她的话题只有一个:我以前的男朋友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对我好,还有她男朋友家人对她怎么怎么好。

  这一话题我粗略统计了下,至少说了四个半小时。剩余那一个小时用来占着嘴吃东西,以及偶然给我两句插嘴的机会。  而且,并不是分手后追忆的语气,而是一种明显的“ing”时态。

  我不禁很迷茫:她来干什么的?介绍人到底有没有说清楚?

   到她家门口的时候,她说,我看你这人还行,下星期一晚上咱出去玩吧,和我以前男朋友一块!

  我愕然。

  然后她又说:这周六周日,我还得去他家里,给他收拾屋子、洗他的一堆衣服,另外,他爸妈还说

  要来看我们呢。还得去接。

  我继续愕然。

  她似乎看出了我的愕然,解释说:你别误会啊,我们现在已经分手了,纯粹就是朋友关系。亲密无间的那种朋友。你不会连这么小心眼儿吧?

   我说:祝你和你朋友玩得愉快,星期一我还得继续相亲。再见。

 六、尾声

   有那么一位,见面第二次向我借两万块钱,说家人住院了。并信誓旦旦说三天后就还我。

  有那么一位,18岁,谎称22,整天打游戏,谎称在公司里做文员。连个WORD都不会用,整天跟我谈的话题都是劲舞。见面第一次,说晚上没地方住,要去我家“看看”。

  有那么一位,坦诚自己谈过二十多个男朋友。奇怪的是:这二十多个男朋友从她嘴里说出来,每个男人,她都能说出一段惊天动地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来。每次都是那么美丽的相遇、那么真挚的付出、那么从容地上床,那么无奈地分手。笑。

  有那么一位,坦言自己就是想找个文章写得好、篮球打得好的男朋友,气气他以前那个爱写文章爱打篮球的男朋友。如果他还在乎她,就回到他身边;

  有那么一位,见面第一次,非要我去把她一位有过节的女同事的老公打一顿,我不打就不是男人;  ……   就这么多了。后来,我就不再相亲了。从公司辞职,重新创业,直到现在。  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