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

战斗可以分这么两种
一种是武力
一种是智力
有明的
有暗的

战斗模式的切换取决于受到伤害的种类和程度。
尊严正被践踏,爱人被伤害就拧掉他的头,喝他的血,后果不是先要考虑的,去承担就可以。
不是紧急的,只是利益纠纷,慢慢布局,智力解决。

战斗不是弱势文化,是包含强弱的生存艺术。

心机

….村里有个傻子,不认钱,别人拿一张一块的和一张五块的问他要哪个,他只挑一块的拿走,每次有人逗他、这个傻子总是拿走那张一块的,不拿五块的,人们纷纷笑他太傻,拿他寻开心的人也越来越多! 有一天傻子的老爸忍不住问他:别人给你钱你怎么不挑大的拿呢! 傻子说:要是挑大的拿,以后谁还拿钱逗我!

You never owned anything.

A man died…
一个男人死了…

When he realized it, he saw God coming closer with a suitcase in his hand.
当他意识到后,他看见了上帝提着手提箱走近他

Dialog between God and DeadMan:
上帝和已逝男人之间的对话:

God: Alright son, it’s time to go
好吧孩子,该走了

Man: So soon? I had a lot of plans…
这么快?我还有很多计划呢…

God: I am sorry but, it’s time to go
抱歉 但是的确该走了

Man: What do you have in that suitcase?
你那个手提箱里有什么

God: Your belongings
你的所有物

Man: My belongings? You mean my things… Clothes… money…
我的所有物?你是说我的东西…衣服…钱…

God: Those things were never yours, they belong to the Earth
那些东西从来不是你的,它们属于地球

Man: Is it my memories?
那是我的记忆?

God: No. They belong to Time
它们属于时间

Man: Is it my talent?
那是我的才华?

God: No. They belong to Circumstance
不。它们属于事件情境

Man: Is it my friends and family?
是我的朋友和家人?

God: No son. They belong to the Path you travelled
不,孩子,他们属于你人生旅途的经路

Man: Is it my wife and children?
是我的妻子和孩子?

God: No. they belong to your Heart
不。他们属于你的心

Man: Then it must be my body
那一定是我的身体了

God: No No… It belongs to Dust
不 不…它属于尘土

Man: Then surely it must be my Soul!
那肯定是我的灵魂

God: You are sadly mistaken son. Your Soul belongs to me.
孩子 你错了,你的灵魂属于我

Man with tears in his eyes and full of fear took the suitcase from the God’s hand and opened it…
男人眼含泪水,满怀恐惧地从上帝手里拿过箱子,打开了它

EMPTY!!
空的!!

With heartbroken and tears down his cheek he asks God…
他泪流满面心碎地问上帝…

Man: I never owned anything?
我从来不曾拥有任何东西吗?

God: That’s Right. You never owned anything.
是的。你从未拥有过任何东西。

Man: Then? What was mine?
那么,什么是属于我的

God: your MOMENTS.
Every moment you lived was yours.
你的时刻。每一个你活着的时刻都是你的…

Life is just a Moment…….

LIVE IT.
LOVE IT.
ENJOY IT.

快到清明节了

在婺源过的那个清明,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我喜欢骑那个大二八在花田间,骑着那破烂的家伙却是那么开心,路过很粗的竹子林……

清明节快乐

呵呵

可证的一定是真,但并非一切真都可证。哥德尔的不完备定理告诉我们人类逻辑是有极限的,我无法证明“我在说谎“这个命题。

在自己的逻辑体系中总有必须跳出去才能解决的问题。

其实我究竟想表达什么呢,我彻底的失去了一个“朋友”。因为我相信是“朋友”,其实,这命题被在外部证伪了。

郁离子里刘伯温讲过一个故事,一个商人乘舟遇险求农夫施救,并许诺给他一百两黄金,农夫救了他之后他竟然只给了十两金子,还说对于你这种的农夫十两已经很多。不巧又一次水中遇险,又是遇见这农夫,农夫非但不救还告诉旁人此人寡信致使商人淹死。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它告诉我人无信不立故而不曾忘记,一直引以为鉴。一旦被“朋友”怀疑寡信时我无法自拔,再难以淡然的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怀疑分两种,一种是客观求证的态度,另一种是主观不信。对于后者你是没办法改变什么的了。而且毕竟有些事情你是无法证明的,那就罢了。

重新整理一下这两天的想法

事情发生了,损失是必然的,能挽回就挽回,但不能强求。
1.工作必须有日志,哪怕牺牲一些效率。
2.员工就是员工,利益关系为主,没办法朋友相处,这不是意愿问题,是位置和心理的必然,别做徒劳的努力。
3.多想,少说,以身作则。
4.沟通要有效,直达病灶。要让别人说,自己多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