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猎头


客户职位JD来了,定位好目标公司后交代下去搜人,小黄找到一个人问我:
经理这个人能推吗?

我拿过简历来看了看:
嗯不错,绝大多数点都符合要求,你沟通一下看看吧,其他简历看不出来的要点问问是不是具备,地点、薪酬、 到岗时间都确认好(其实详细说还有很多点,但是以前培训过,我就不罗嗦那么多)。

小黄很高兴,又找到合适的人选了,拿起电话一顿聊,把我说过的大多数问题都问了,没什么毛病。跟我说:
经理那我改简历啦?

我问:
都符合吗?

小黄答:
嗯,都符合。(态度很好,兴高采烈的。)

我问:
那他社保按什么基数缴纳的?

小黄答:
没问,那我再问问。

不一会,小黄问完了:
经理,基数是按3k缴纳的。

我问:
13薪水,是固定的吗?年终1月是不是根据绩效走的?

小黄答:
没问,那我再问问。(小黄情绪下来了,哎,自己怎么想不到问这个呢?)

一会小黄电话沟通完了,这次他学聪明多问了好几个问题。沟通完跟我倒豆子似的巴拉巴拉说一堆。

我说:行,你改简历吧,推荐报告上写清楚这些内容,一切要实事求是,突出亮点。

这么着,简历推荐出去了。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这一天小黄又找到一个人问我:
经理这个人能推吗?

我拿过简历来看了看:
你说能推么?

小黄仔细想了想。问我:能吧?

我表现出耐心:
你说说你的理由。

小黄又倒豆子了巴拉巴拉倒了一堆。

他说的时候我在听是不是的确符合,或者有什么逻辑不合理,又或者是遗漏。最终给出答案和建议。

直到几个月过去了
重复性的简单问题消耗我的耐心,我脾气变的坏了。小黄也不耐烦。

我问:
都符合吗?

小黄答:
肯定都符合

我来气了:
符合个屁!!!!!!%……×T^**(*%……&……%¥#¥

小黄忍着,银牙都要咬碎了,鼻涕眼泪混着怒气和莫名的委屈在墙角画圈圈,还小声嘀咕什么……&%¥……

这么又过了一段时间

那个容易兴高采烈的小黄不见了,我一琢磨,八成是画圈圈也没用,肚子里不少存货了,积累下去,干不长了。
再讲讲吧,还是自己培训不到位。

某个深夜的晚上,如果你坐飞机路过我们窗前,如果能听见窗户里的人说话,那你会听到:
你态度是很好的,积极努力。但是就是丢三落四,不懂得归纳总结……

小黄成长很快,有了一定的判断能力,但是仍然丢三落四的,说也没用。
但是好在基本上没什么大问题了。我总算能轻松一点,心里念叨着,快快成长吧,以后你们带人我可不带了。

这时候小黄找到的人基本很少向我提问了,只是有一些需要灵活对待的点不确定,例如说有个候选人五个点都匹配了JD上的要求,但是最后一点不匹配 ,不推荐又有点可惜。可是原则上不全部符合的是不能推荐的。

带着疑问小黄忐忑的问我:
经理,这个人能推么?

我仔细看了看简历,发现五个符合的点中有一些条件明显高于要求,而且还是该岗位最重视的。那么相对而言最后一个点的不符合又有了商榷的余地 。

嗯,这个人可以推荐试试,你改了简历发给我吧!我说:

就这么小黄把简历改好我推荐出去了。

后来很多次小黄又把不完全符合JD要求的情况拿来问我,这其中的确跟上次一般可以尝试推荐。有的却是全然没法推荐了。

就又这么过一段时间,我带着不耐烦说:
还不明白吗?不符合JD的不能推荐,怎么老说记不住呢?

为了强化效果,我还特地在所有同事在的时候强调了一下。

后来小黄疯了。

小黄疯了之后
大家都觉得做猎头是个高危职业,一批一批走了好多人。但是小王没走。
小王不是傻,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傻,总之他把所有我说过的东西都记住了,出现错误很少。很不幸,这时候的我已经养成了习惯,我成天找他毛病,那路数就跟想要逼疯他一样。他都忍了。

小王推荐成了一个又一个,已然成为公司的顶梁柱,然后居然也不请示我了,拿着简历告诉我:
你推吧,肯定成。

本来想秋后算账的我没得到机会,因为果然如他所说,成了。

后来他说啥我听啥,没办法。我有意见我得保留,只有经过实践验证的道理才是无可辩驳的。

“这就是猎头”的一个回复

  1. 我在2015-04-30号上午搜索猎头的未来中偶然看到您的博客,我看了几篇受益匪浅,在此说声谢谢。其实在您阐述的例子当中我也经常碰到这些问题,回想起来真是那么回事。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您加我QQ:1978826007. 我太想向您学习了。 谢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