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会向我问起你?

晚上晕乎乎踩着凉风回家,一个人在这没了喧嚣的路上。
我想起从“没有远虑必有近忧”这句话想起了初中英语老师那洪波又想起了你。
这期间的联系非要我解释才会有人懂对吧?但是我已经不习惯解释了。
我拍了张小手指的照片,又把那经文配着发了你。
想念会是一辈子,我不敢或忘,但是我基本没办法和谁谈起你,所以我要写出来,在这没谁会看的博客里。这是发泄。只是发泄。
在这凡世的最后一生里,和每个相遇的人都心存善念,怀着感恩的心,然而因能力有限不曾表示的周到,我不说,懂的人懂,不懂的人不懂。
我何曾想过在这最后的一生里遇到你,又何曾计划过失去?
在这每天都有新面孔的世界里真诚的人很多,我们懂得的太少。
蝙蝠在路灯下划过,我发现离家很近了。
如果永远没人向我提起你,我还会记得。但是你呢?
好啦,感性的人就是不该经营管理,我得学会更理性。最后,希望明天睡醒不要头疼,顺便祝我们那个杨小嗨好起来。

还有宇佳幸福,还有,其他的不在这里写了晚安。

“谁会向我问起你?”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