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老板还是做“坏”老板

这里的“好”和“坏”与我们平常理解定义的最大不同在于:它不是指一个人的品质,而是指一种行事风格,而且大多是“对内不对外”的行事风格!
无数证据表明,“坏老板”领导团队的执行力远远胜过“好老板”。因为“好老板”希望扮演着所谓“人见人爱”的“和稀泥先生”:员工任务没有完成,他情有可原;员工犯了原则性错误,他认为不必大惊小怪;订单丢失了,他觉得没什么了不起······“坏老板”的表现却完全相反,甚至有时候会对员工的某个小缺点“锱铢必较”,甚至暴跳如雷(谁会想到这种略显苛刻的要求让人感觉不舒服,却是对员工一生进步最大的帮助)。因此,所谓“好老板”往往是妇人之仁,所谓“坏老板”往往是真大丈夫!
同样,“坏老板”和“好老板”对自身的要求也完全不一样,“好老板”更容易原谅自己的错误和失误,习惯性的为自己寻找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坏老板”则对自己的要求异常严厉,行事果断高效,注重行动表率,对客户的需求更加关注,对成功的欲望更加强烈,是“自然领袖”,他绝不允许在自己身上存在低级错误,甚至他会自我惩罚。

不过,“坏老板”和“好老板”之间或许最大的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希望用“自己的风格”(实现的途径和方式均不相同)来塑造一个良好的工作氛围,但结果往往大相径庭:“好老板”塑造的组织文化是“弱势文化”,侧重防守;“坏老板”塑造的组织文化是“强势文化”,侧重进攻。依据《哈佛商业评论》中的调查:强势组织文化平均所创造的经营绩效是弱势组织文化的一倍以上。
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一下,每个人的家庭里也都存在一个“好老板”和一个“坏老板”,孩子往往更愿意听取那个“坏老板”的话,因为他知道就算不听“好老板”的话,他也不会轻易受到惩罚,顶多被唠叨两句。而如果不听“坏老板”的话,他可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比如:屁股要受罪、不能上桌吃饭等,所以,从听话照做的“投资损失比”来说(被惩罚的痛感),显然“坏老板”要远远大于“好老板”,而听话照做的“投资回报比”则可能是一样的(被奖励的快感)。
而“坏老板”的案例也比比皆是:微软的比尔·盖茨和鲍尔默对着完不成任务的员工骂粗话、对着不能迅速领会他们意图的员工讽刺挖苦是常有的事;华为的任正非更是取笑他的财务总监“你最近进步很大,从很差进步到了比较差”,甚至跟新员工说:“进了华为就是进了坟墓”(忒恐怖,但还是有很多应届毕业生前赴后继的投奔华为);联想的柳传志在一次CCTV《对话》节目就坦诚自己办企业时拍过不少桌子,骂过不少娘;史玉柱在创建巨人时更是出名的暴脾气;以“砸冰箱”和“不允许员工随地大小便”管理起家、被誉为中国企业现代企业管理教父的海尔张瑞敏说过“伟人首先是恶人”;甲骨文的拉里·埃里森和戴尔电脑的迈克·戴尔更是IT业的著名“恶人”,拉里·埃里森甚至在企业员工的T桖衫上直接印上“杀死对手”的挑战性宣言;被喻为全球第一CEO的杰克·韦尔奇更是有个杀伤力奇强的绰号“中子弹杰克”······你可以骂这样的老板简直“坏透了”,但你不得不佩服这些“坏老板”却做出了一家高执行力、高绩效,而且是当代最卓越的企业。
下面是做一个“坏老板”所必须遵守的8大原则:
第一,“坏”得要真诚和真心:如果老板被员工贴上伪君子的标签,那么再怎么“坏”也让员工不服气、不信任;(对人不真诚就算对人“好”也一样)
第二,“坏”前要先“好”:只有你曾经对人“好”过,比如:关怀员工、帮助员工提升能力等,你的“坏”才是对人恨铁不成钢的“坏”,而不是对人嫌弃厌恶的“坏”;
第三,“坏”得有资本:你要“坏”,首先得是某一方面的专家,最好还是资深的。或者具有其他超常能力,比如:知识面广博、判断力敏锐、人格魅力超群等,否则,你压根就没有“坏”的资本(职务权威并不是“坏”的资本);
第四,“坏”之前要掌握足够多的信息:如果你经常“坏”错了人,那你的“坏”只不过是员工茶余饭后谈论的笑话;
第五,“坏”要对事不对人(即:对工作严厉,对人友善):要严格区分这二者的界线有一定的难度,只有那些“坏”的炉火纯青的老板才能很好的掌握这个度,不过,一个根本原则就是:可以讽刺挖苦但不可以侮辱人格。而且,就算对事也要区分“是否原则性的问题”,否则,就会变成小鸡肚肠的“坏”;
第六,“坏”的对象也要有所选择:尽量对自己的直接下属(或者亲近)的人“坏”,对间接下属则要“好”,因为直接下属平常和你近,了解你的脾气,当然,平常你所给他的“好”也会最多,这样“坏”起来就有了基础;
第七,“坏”出一种风格:霸道强悍但不飞扬跋扈,强势命令但不颐指气使,金刚怒吼但不气急败坏,前者是领袖的气势,后者是小人得志(或败坏)的嘴脸,故,宁做“恶人”,不做“小人”;
第八,“坏”得要有艺术:不是为“坏”而坏,要“坏”得让人心领神会,要“坏”得让人心服口服,要“坏”得让人肃然起敬,要“坏”得幽默风趣,要“坏”得有人格魅力,要“坏”得富有人情味,要“坏”得铁腕柔情,要“坏”得被人喜欢(追随);
有趣的是,历史(或者伟大)往往是由“坏人”创造的,比如:半个“流氓”出身的刘邦、从小调皮捣蛋的曹操、逼父造反的李世民、没皮没脸(乞丐出身)的朱元璋等,因为只有“坏人”才敢起来造反和变革。创造好公司或许也是如此,因为“坏老板”有更坚强的神经,更与众不同的思维模式,敢于打破常规的圈囿,突破习惯的桎梏和传统的束缚。商业竞争毕竟是一场“打硬球”的游戏,狭路相逢“坏”者胜,归根结底是“坏人”(硬汉)和“坏人”(硬汉)之间的竞争。
而现实中,绝大多数老板是介于“好”与“坏”之间,所以,绝大多数的企业都是平庸的企业,而那些失败的企业则往往是由那些“该好时却坏,该坏时却好”的老板所经营的。
但就算有以上八大原则,还得申明一点:当“坏老板”的风险远远大于当“好老板”。如果你觉得自己确实不具备当一个“坏老板”的潜质,还是老老实实当一个“好老板”,宁可让企业平庸,也不要让企业倒闭。(我本人的态度是“宁可让企业倒闭,也不要让企业平庸”,但不一定值得大家参考)
最后,不要试图通过和员工套近乎来领导你的员工(但要注意人情味),员工看重一个老板(或者一个企业)无非两点:要么你带领他奔向一个光明的未来(成长空间、远大目标),要么你现在就给他一个满意的回报(薪资收入、技能提升)。所以,如果你想让自己的企业更加成功,就不妨先当一个懂得怎么去“坏”、然后再懂得怎么去“好”的老板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